不要讓遺憾變成你們的遺憾(戒毒心聲)

吉祥是個使用笑氣、毒品咖啡包的戒毒者,他一直都很熱心地鼓勵戒毒的學弟,也不吝嗇跟我們分享他的故事,因為不希望他的遺憾變成別人的遺憾!

吉祥:

我爸平常是不哭的,他在我心中是勇敢堅強的人,我唯一一次看到他落淚是因為我阿公過世了。

但那一次他哭了。

我碰毒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,一年前老婆就幫我找好那可拿戒毒中心,可是我去參觀後並沒有覺得應該留下來改變自己,所以就回家了。只是我仍然過著跟以前差不多的生活。

有一天,我爸看到我在吸毒,他老淚縱橫地問我:是我比較重要還是毒品?

在那一刻,已經失去理智,想都沒想:兩個都很重要!

在我吸毒吸到走針的時候,他不知該怎麼辦,也不知道那時候的我用打的或用恐嚇的都是沒有用的,他拼命打我還掐住我的脖子,想要把我打醒,在毒品藥效的作用下,我覺得他要害死我(被害妄想),所以當他把我送到醫院,請醫生護士幫我打針時,我以為那針是要讓我安樂死的,打下去我就上西天了,我死命抵抗,後來是兩個警察架著我,才讓我安靜下來,等到藥效來了,我沉沉睡去…

待我醒來,我以為我爸會丟下我離開,可是抬頭一看,見到他那個已經憔悴的身軀以及滄桑的臉龐。

他見我醒了,說:我載你回家睡覺。

我看著他斑白的頭髮,下定決心,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

爸爸還能再活多久?他心臟不好,又患有心臟病,但他沒有放棄我,用盡全力想幫助我,有次他要打醒吸毒的我時,突然抱著胸口,像是心臟病復發,當下毒品泯滅了我的人性,心裡惡劣地以為:你再裝阿,清醒的時候卻懊惱地想死,後悔為什麼一年前的那一天沒有把握機會就留在那可拿,也不過一年的時間,毒品已經讓我落到眾叛親離的地步, 現在, 我爸已經沒有無止境的時間等我變好,我必須趕快戒毒改變,孝敬他!我要把那可拿的課程完成不管多艱難,都要堅持下去。

作者

Summer Tan

作者

臺灣那可拿新生活教育中心

毒品藥物教育與戒除重建計畫